欢迎访问酒泉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有趣的唐代婚俗

来源:酒泉中院 作者:张旭虹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5/2 10:14:39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唐代作为封建王朝的鼎盛时期,婚制虽然仍受传统礼制的束缚,但在实行过程中却衍生出了一些有趣的婚俗,这些习俗虽然不具有普适性,但对身处于整个封建社会洪流之中的妇女群体来说,仍是罕见及难得的。

·姑爷可以“倒插门”

按照中国古代传统的婚礼习俗,男子为一家自主,从婚前的“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到成婚之时“亲迎”,都由其单方主导,礼成之后女子需要在男方家完成“为人妇”、“为人母”的使命。但在唐代婚制的推行过程中却出现截然相反的事例。据《敦煌文书》所载:“近代之人多不亲迎入室,即是遂就妇家成礼”,男子不仅能去女家成礼,甚至在婚前可以约定入赘,即婚后要住入女家,将来子嗣的姓氏也要随母方,用今天的话就是“倒插门”。

《敦煌变文集》卷3《下女夫词》里完整地记录了一位男子不远万里去女家成婚的过程,通篇以将婚女性主动发问,男性依次回答,一问一答的形式将这种有趣的婚俗展现出来。以其为代表的敦煌唐人婚歌,虽不是官方正式记载,但却从侧面反映了当时成婚的宽松氛围,而婚姻作为双方结合的一种形式,本身就包含着氏族、血统、阶级、地位等因素,在古代封建礼教森严的环境下,长期处在男权统治社会里的妇女,能够凭借自身的优渥条件使得男子入赘成为现实,实属不易。

节选《下女夫词》:

沙州刺史至女家门

    见初家发言:贼来须打,客来须看,报道姑娘,出来相看。

    女答:门门相对,户户相当,通问刺史,是何只当?

    见答:心游方外,意遂恒娥。日为西至,更栏至此,人先马乏,暂欲停留,幸愿姑娘,请垂接引。

    女答:更深月朗,星斗齐明,不审何方贵客,侵夜得至门庭?

    见答:凤凰故来至此,合得百为参迎。姑娘若无疑□,火急反身却回。

    女答:本是何方君子,何处英才?精神磊朗,因何到来?

    见答:本是长安君子,进士出身,选得刺史,故至高门。

    女答:既是高门君子,贵胜英流,不审来意,有何所求?

    见答:闻君高语,故来相投,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女答:使君贵客,远涉沙,将郎通向,体内如何?

    见答:刺史无才,得至高门,皆蒙所问,不胜战陈。

    ……

    女请下马诗曰:窈窕出栏闺,步步发阳台,刺史千金重,终须下马来。

    见答:刺史乘金镫,手执白玉鞭,地上不铺锦,下则实不肯。

    女答:锦帐已铺了,绣褥未曾收,刺史但之下,双双宿紫楼。

    ·丈夫也会“耙耳朵”

隋唐两朝,出现过许多载入史册的妒妇。由于律法规定了丈夫只能有一个妻子,但却没有限制夫纳妾,所以在妻妾共处的家庭生活中,发生过不少妒妇残害侍妾、恫吓丈夫,甚至以死相胁来反对丈夫纳妾的事例。

牛志平在《论唐代“惧内”之风》中所考,现代人说的“吃醋”,源于房玄龄的妻子卢氏。相传唐太宗给宰相房玄龄赐了侍女,但房相却不敢往家带,太宗就用醋骗卢氏是毒酒以吓唬她,没想到卢氏声称宁愿死也不愿与妾共侍一夫,就将杯内液体吞入喉中,吃醋由此而来。而在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前集》卷一《礼异》记载:“迎妇,夫家领百余人或数十人,随其奢俭挟车,俱呼‘新妇子,催出来。’至新妇子等车乃至,婿拜阁日,妇家亲宾妇女毕集,各以杖打婿为戏乐,至有大委顿者。”即男子迎亲之时,带着伴同将礼金等奢侈物品放在女子家门前请新娘子出阁,等到新妇上车时,女方的亲戚就会以拿着棍棒打新郎,这显然是娘家人施的“下马威”,有的母亲甚至还会在女儿出嫁前传授调教丈夫的经验,不得不说,丈夫“耙耳朵”还是有一定历史渊源的。

·“跨国婚姻”也流行

从南北朝到隋唐,是一个入侵游牧民族汉化刚刚完成的时期,作为皇族的杨、李二氏都是数代与胡姓通婚,如独孤氏、窦氏、长孙氏虽然已成为汉姓,但他们原属于胡姓。而《新唐书》特置《诸夷藩将》类传,也证明了唐代统治阶级对华夷身份隔阂的淡化。

以和亲为例:唐朝与少数民族正式和亲一共二十三次,中唐前期十六次,超过半数之多。根据《新唐书》卷83《诸帝公主》所记载:唐高祖期间,十九女中有七位被许配给民族首领;太宗二十一女中,有八位驸马非汉族人;玄宗三十女中,将近六分之一嫁给了胡族大臣。由此可见皇室是默认异族通婚的。而在民间,由于民族交融首先开始于平民百姓的流亡,从塞外逃荒避难到内地的少民数不胜数,加之频繁的商贸往和繁荣的市场经济,使得民间联姻早已屡见不鲜,有很多都是多民族的混血家庭。不过自安史之乱后,随着华夷限界的再次划分,民族通婚的盛况逐渐偃旗息鼓,但在封建社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下,唐代能涌现出大量的通婚事例,与其开明的民族政策和时代背景是分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