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酒泉法院网,今天是 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人的正义

来源:酒泉中院 作者:何婷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8/5/2 10:12:59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提出了基本自由原则:在无知的面纱背后,任何个体在揭开后都有可能成为少数人之一,处于劣势地位。因而他们会选择尊重基本自由的权利,如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

但我开始考虑:在无知的面纱背后,任何个体在揭开后都有可能成为少数人之一,处于劣势地位。因而他们不会选择尊重基本自由的权利,那将怎样?

倘若对基本自由原则进行修正,即:在无知的面纱背后,任何个体在揭开后都有可能成为少数人之一,处于劣势;也可能成为多数人之一,处于优势;他们是否会选择尊重基本自由权利?笔者认为,这里没有一个绝对的选择。

首先,道德两难困境——电车铁轨思想实验,选着牺牲一个人的生命还是五个人?在无知的面纱背后,任何人在揭开后可能成为牺牲一个人的群体,也可能成为牺牲五个人的群体,他们会怎么选择?是功利主义的正义还是绝对的正义?

其次,个体不同。以高低自尊者作弊为例,心理学一些实验表明,高自尊者更能抵制作弊;低自尊者更可能选择作弊。说明了人并不是总是趋利避害的,那么罗尔斯的“单项选择”正义论也不一定能够实现。而且其基本自由原则还需要解决谁来决定高低自尊的问题。

再次,人认知能力的有限性。对修正的罗尔斯基本自由原则进行操作,相同的人就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

1、首因效应与近因效应:两个观点呈现的顺序不一样,就会导致人们不同的选择。

2、认知能力的有限性:对呈现在前的观点进行冗长的阐释,由于认知能力的有限,人们往往会选择前者,这里有两个解释:注意力渐减认为由于观察者疲劳以及注意力不集中,后面出现的项目受到的关注较少;解释性定势认为产生最粗的信息随后被用来解释后来的信息或者低估不一致的信息或者对后面出现的词的含义加以巧妙的改变。

3、稀释效应:中性或者无关的信息弱化判断或印象的趋势。

最后,笔者自己偏见的认为: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面对有利的选择都倾向认为自己是幸运儿;而面对不利的选择也都自认为是幸运儿,不会是不利后果承受中的一员。那么至此来看,修正后的基本自由原则的正义倒像是人们不会选择尊重基本自由权利。

论述到这里,观点不是上述从心理学的角度的论证说服力高低,而在于罗尔斯的正义原则的哲学假设是脱离人性的、空洞的、不切实际的,基于这个假设提出来的正义原则只能存在于柏拉图的理想国。而一个脱离了人来谈的正义,至少不是人的正义,是神的正义。那倘若如此,何须洋洋洒洒几百页的著书论证,正如洛克“基本权利归上帝所有”,借神之谕旨,辅以圣战之名,便是真理。

题外:在一本书名为《彼得拉克》的传记书中,笔者触到了《序》中描述彼得拉克的一句话:一个真正的智者,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不断的证明自己,又不断的质疑、否定自己。这似乎是矛盾的,最能证明自己的人,也最能反驳自己。我不知道苹果树下的那个牛人,最后为什么选择神学作为归宿。但是我貌似能体会到,智者就是一个疯子。他,要是没疯,至少也在疯的路上。